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在路上……

朱人求的博客

 
 
 

日志

 
 

市场经济条件下的中国精神文化生态  

2007-01-27 20:56:37|  分类: 哲学论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市场经济条件下的中国精神文化生态

——兼及全球化与中国文化发展战略

 

 

[摘要] 市场经济是全球化的经济。随着中国加入WTO,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也更进一步加快了其全球化的进程,并开创了一个全新的文化格局。经济全球化背景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变革对社会主义文化生态带来的影响也是全方位、颠覆性的。伴随着我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建立、发展与成熟,在中国文化与世界文化的融合、传统文化与现代文化的共生、主流文化与市场文化的对立统一中,当代中国文化生态也呈现出一种多元化的文化格局。

[关键词]  市场经济  全球化  文化生态  主流文化  市场文化

中图分类号:           文献标识码:            文章编号:

 

 

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不仅是一种崭新的经济关系,而且是一种全新的文化现象,它与社会主义文化生态环境是一个相互依存不可分割的整体。随着中国加入WTO,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也更进一步加快了其全球化的进程,并开创了一个全新的文化格局。法国经济学家弗朗索瓦佩鲁特别强调文化生态对社会经济发展的作用:“经济现象和经济制度的存在依赖于它的文化价值;并且,企图把共同的经济目标同它们的文化环境分开,最终会以失败告终,尽管有最为机灵巧妙的智力技艺。如果离开了它的文化基础,任何一个经济概念都不能得到彻底的深入思考。”[1]其实,经济的发展与文化生态之间的关系并非单向度的,作为一种全新的文化现象,在经济全球化背景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固然离不开它特定的文化生态环境,与此同时,它对社会主义文化生态带来的影响也是全方位的、颠覆性的。伴随着我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建立、发展与成熟,我国文化生态也呈现出一种多元化的文化格局。

 

一、          中国与世界的融合

 

市场经济是全球化的经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确立加快了中国走向全球化的步伐,也加快了中国文化向世界文化融合的步伐,中国文化的世界化(或全球化)是新时期社会主义文化生态的鲜明特色。

中华文明源远流长,自成体系,有自己独特的文化品格。在漫长的历史沿革中,由于地理的阻隔,文化区间辽阔,中华文化的自我生存和自我调节能力较强,但养成了文化的封闭性格和自尊自大的文化心理。纵观五千年中华文明史,中国文化与世界文化的交流并不十分主动,中国文化的世界化(或全球化)的广度和深度还远远不够。然而,全球化浪潮是一个不可回避的现实,中国近代化过程的历史就是中国文化进入全球化的历史。1840年,鸦片战争的爆发,这是中国由一个古老的文明中心被船坚炮利的英帝国主义强行纳入由西方主导的全球化进程的过程。包括费正清在内的许多学者都有认为鸦片战争之前的中国以其发达的文化在东亚和东南亚地区建构了一个世界体系。这个体系与西方文明处于同一轴心上,甚至一度比西方世界体系更为发达,但长期的封闭使这个文化衰败了,最终摧毁于西方列强的殖民扩张之中。中国文化一开始便以一种不平等的地位被迫纳入了世界文化体系,这是中华民族所不愿见到却又无可奈何的事实。直到1949年新中国的成立,中国才真正摆脱了“西方中心论”的影响,开始探索一条以苏联为模本的社会主义文化道路。1978年以来的“改革开放”和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文化纲领的提出与实施,中国政治、经济、文化才主动地、深入地加入了全球化的进程之中。“世界是中国的,中国也是世界的”,这是当代中国全球化的真实写照,“改革开放”则构成了中国加入全球化进程的基本战略。

有意思的是,中国文化的全球化进程也与市场经济密不可分。经济过程的全球化、自由市场经济的迅速扩展正在把所有实行市场经济的国家纳入全球市场经济体系。世界贸易组织不仅是这一过程的产物,也是这一过程的推动者。中国曾经是这一进程的反对者和逃避者,现在却变成了这一体系的成员国。200111月,中国正式加入世贸组织,正式把自身纳入了全球化经济体系,它意味着中国作为世界最大的社会主义国家一跃而成为全球市场经济秩序的拥护者和参与者。这一变化过程一方面反映了全球化进程的强大的吸引力,另一方面也表明中国已逐步加入浩浩荡荡的全球化进程。对WTO规则的共同遵守在某种程度上意味着社会主义文化和资本主义文化之间的重新定位,二者由相互对立而趋于合作和统一。如果说1840年的鸦片战争是西方列强强行把中国文化纳入到全球市场经济体系,如果说1949年的新中国是自觉地把自己定位在社会主义经济体系上以抗拒全球化市场经济体系的话,那么1978年以来的改革开放则是中国文化自觉加入到世界经济体系的努力。我国社会主义计划经济模式向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模式的转轨进一步加速了经济的全球化。

经济的全球化也推动了观念文化的全球化进程。从广义的文化概念来说,市场经济本身就是一种文化现象,就是文化的传播、融合和发展。市场经济的运行必然贯穿着某种文化理念和文化法则,市场经济的全球化必然带动民族文化的全球化,市场经济的发展必然促进人类文化的积累、增值和传播。每一民族的文化观念也会随着自己的物质产品的全球化而走向世界。反过来,随着经济交往的全球化,其它民族的思想方式、价值观念和生活方式也逐渐进入到中国市场,逐渐影响中国文化的方方面面。文化全球化是民族文化的世界化和世界文化的民族化的对立和统一。随着中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建立和中国入世的成功,中国经济已纳入到全球化的轨道,中国文化的全球化和全球文化的中国化也日益深化,中国与世界也走向了更深层次的融合。中国是世界的中国,世界是中国的世界,这正是当代中国文化生态是最佳描述。

 

 

二、          传统与现代的共生

 

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是建立在社会主义公有制基础上的一种现代经济形态,它的建立,给中国传统文化带来了巨大的冲击,传统价值观同市场经济价值观之间存在着尖锐的冲突。

市场经济的基本要求是自由竞争、等价交换、效率优先、务实求新、优胜劣汰,它具有鲜明的全球性、自主性、竞争性、开放性和平等性。在市场经济面前,中国传统的文化观念和价值取向受到了强有力的挑战。中国传统文化有着悠久的历史,它是以自给自足的自然经济为基础的、以家族群体为本位的、以血缘关系为纽带的、以宗法等级伦理为价值标准的、以趋善求治为特征的伦理——政治型文化,它尊祖宗、重人伦、崇道德、尚礼仪,有学者认为,自强不息、正道直行、贵和持中、民为邦本、平等平均、求是务实、豁达乐观、以道制欲是中国传统文化的基本精神。[2]但是,面对改革开放的大潮,面对市场经济的大潮,中国传统文化在许多方面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困惑。首先,传统的重义轻利、以道制欲的思想与市场经济的利益优先、等价交换的原则不相适应。在市场经济的利益优先原则面前,传统的重义轻利、以道制欲的思想越来越显得苍白无力。其次,中国传统文化中的平均、中庸的思想与市场经济的竞争原则、效率原则不相适应。第三,中国传统文化的封闭性和妄自尊大与市场经济的全球性、开放性和竞争性也不适应。此外,传统文化的伦理中心原则与市场经济的物质利益原则,传统的节俭反奢原则与市场经济的消费需要、传统的人治与现代法治、传统的等级贵贱原则与现代平等原则之间都存在着尖锐的冲突,因此,在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初期,随着经济全球化的日渐深入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建立,道德滑坡、文化失范现象日益加剧,社会主义文化生态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传统与现代的对峙成为显著的特征。

另一方面,在经济全球化的冲击下,各民族国家为了继续保持自己的民族文化价值观,以摆脱 “欧美一体化”的文化命运,又不得不向自己的文化传统屈服,企望以民族传统来对抗“全球化”,以寻求自己在文化全球化中的合法身份,这种矛盾的心态便形成了经济全球化时代传统文化与现代文化的共生现象。因而,在经济全球化的背景下,我国社会主义新文化生态中,传统文化价值观与现代文化的共生构成了一道最引人注目的风景线。

全球化指各种稀缺资源和生产要素在全球范围内的高速流动和高效配置,人类活动以及文化效应在全球范围内的全面互动、整合和协同。全球化的主要内容有:全球经济一体化,全球生态共生化和全球文化整合化。其中,经济与文化是相互依托和支持、相互表征和对应的。不同文化的交汇与碰撞会加剧文化的新陈代谢与优胜劣汰,引发某些狭隘民族主义思潮和文化霸权主义行为,其结果必然是在对立中走向统一,经过冲突达到整合,实现多元文化的和谐共处,实现全球人类认同化,即地球上不同国家、民族之间的相互认知与理解程度的提高和在价值观与思维方式上良性互动的增加。

全球文化整合化带来了全球文化的“同质化”,但人类文化的正常发展确需要多样性的传统与智慧。正如地球需要保持多种生物,即形形色色的基因、物种、生物群落,才能达到生物平衡一样,人类社会的正常发展也赖以多种文化、多种智慧的渗透。人类每一种文化的形成都是经过了几千年甚至上万年的积累而发展起来的,它们的经验和智慧共同构成了人类文化发展的基因库。

文化是一个民族的身份证。在现代文明迅速席卷全球的今天,当今世界的全球化背景下,中国文化如何“化”和向何方向“化”都直接涉及到中华民族甚至每一个炎黄子孙的前途和命运。中国是有着五千多年历史的文明古国,有着十分丰厚的传统文化底蕴。中国传统文化中的“天下为公”、世界“大同”、 “以和为贵”、“天人合一”、“天下兴亡,匹夫有责”、“自强不息”、“和而不同”,“实事求是”等文化价值观对现代生活仍有着积极的意义,中国传统文化精神仍然是我们建构现代新文化的基础和活水源泉。,在经济全球化的趋势中,保持中华文化的民族特色是我们对抗文化“同质化”的锐利武器。文化的民族特色是因比较而存在的,也只有把中华文化放在全球化中进行比较才能显示其特色。因此要保持文化的民族特色就要坚持对外开放,坚持和其他文化交流。当然,文化的民族特色不是一成不变的,在与其他文化交流的过程中,会逐渐形成新的民族特色,有些因素凸现出来,有些因素逐渐淡化乃至消失。应当创造条件促成新的特色的形成。保持中华文化的民族特色,必须大力提倡民族文化自觉,这种民族文化自觉的本质就在于与现代的共生共荣。要让青年一代看到自己的根之所在,并且自觉地维护它,努力实现传统文化的创造性转化。要自觉地用民族文化的乳汁哺育后代,把优秀民族文化之美充分地展示给他们,使他们对自己的民族文化产生热爱之情、自豪之感。我们坚信,随着全球生产力共同的高度发展和人类思想文化的极大提高,全球的生产方式、经济体制、政治体制有可能本质上趋同,但文化传统、民族特性则会是永久的多元。

 

三、          主流文化与市场文化

 

主流文化又称官方文化,它是表达国家正统意识形态的文化。市场文化是受市场规律支配的、以利益原则为中心的、面向大众的、以商品形式出现的一种文化形态。在经济全球化条件下,主流文化和市场文化不约而同地受到全球市场经济的影响和制约,并构成了当代中国文化生态的主体形态。

任何主权国家都有表达自己国家意志、利益的意识形态,都有自己的主流文化。权威性是这一文化形态的主要特征。在今日中国,“主旋律”是正统意识形态的文化表达形式。[3]它以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坚持改革开放、弘扬革命传统、倡导社会主义精神文明为基本特征。近年来的“三讲”教育、学习“三个代表”思想、“五个一”工程的文化文艺作品以及受国家社会科学基金资助重大课题等等,都集中体现了“主旋律”的文化取向,表现了国家正统文化在新时期的价值观。它通过各种传媒,适时地传向四面八方,阶段性地造成了浩大的声势,从而给全国人民带来不可抗拒的影响。

市场文化是全球市场经济的产物,它也是当代中国文化生态中的极为活跃的一支文化主力军。市场文化有巨大的解构力、浸染力和吞噬力。它以中性的面目出现,没有自己坚持的固定立场,只有在市场规律支配下的利益原则。它使日常生活变得亲切而真实,无论有什么趣味和爱好的人,都有可以从文化市场上找到自己喜爱的读物和音像制品。市场文化无所不在,无所不有,无形中解构了“一体化”的文化格局,它分散了人们对政治意识形态的过分专注的热情,使“一体化”的文化霸权在无意中被分解。[4]市场文化于是成为官方文化的有益的补充形式。但市场文化只是虚拟的现实,它所有的搞笑、悲情和刺激,都与人们的现实生存并不发生直接联系,它与大众联系的方式只有一种,那就是金钱。“唯利是图”、“金钱至上”是市场文化的至高无上的选择。在我国,港台韩日流行歌曲、卡拉OK、美国大片、武侠小说、言情小说、闲适小品,甚至电视剧(如《渴望》、《还珠格格》……)等等都是市场文化的表现形式,它们构成了百姓日常休闲的生活内容。当然,在利益的驱动下,市场文化良莠不齐,一些不健康的淫秽书刊、黄色音像制品也在文化市场上流行猖獗,严重污染了我国文化生态环境。

主流文化与市场文化既相互限制又相互依存。一方面,市场文化打破了主流文化“一枝独秀”的文化格局,成为官方文化的必要的补充形式;另一方面,面对市场经济大潮,官方意识形态也或多或少地受到市场文化的冲击,主流文化在制约市场文化的负面效应的同时也与其保持了千丝万缕的联系。

在市场经济时代,虽然国家在意识形态领域充满了高度的警觉,但与计划经济时代的文化一元化相比,这一领域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宽松,在弘扬“主旋律”的同时,政府也提倡文化的“多元化”。这样,它为其它文化生态的发展提供了必要的空间和意识形态依据。但这并不是说非意识形态的市场文化和主流文化之间就不存在矛盾和冲突。事实上,在利益至上的市场面前,主流文化对革命历史文化的开发(如红色经典的再度流行),或对当下典型人物的宣传(如焦裕禄、徐虎、李国安等),对反腐倡廉的倡导(如《生死抉择》、《黑洞》等影视片),尽管以市场文化的形式包装,都表达了主流文化改变“唯利是图”、“一切向钱看”世风的努力。针对市场文化和世俗文化的不合理要求,对那些非法的淫秽制品、黄色书刊,主流文化采取的也是坚决制止的文化策略。但是,在市场经济的初建阶段,人们对金钱的攫取欲望和世俗生活的享乐期待,几乎成为不可逆转的潮流。当我们的明星在高唱主旋律,眼含泪花的背后,我们同时也看到了他们毫不掩饰的高额出场费。

从市场文化的视野看,在利益的驱动下,所有的文化资源都有被纳入市场的潜在可能性。这一文化策略甚至把“红色经典”和严肃的文学作品进行重新包装,使之成为市场的兴奋点。一个典型的例子是,《红太阳颂》作为“革命歌曲”专辑,它所宣扬的革命传统和革命情怀,并不完全适于今天文化大众的需要。但是,经过屠洪刚、孙国庆、李玲玉、范琳琳等今日歌星的“时代改造”,使这些当年让几代人眼含热泪的歌曲,变成了市场上的畅销品,它的发行量已超过了数百万。中央电视台每年吸引了数亿观众的春节联欢晚会也是主流文化与市场文化完美结合的范例之一,传统与现代,主旋律与流行音乐,官方与民间文化在这里达到了最优的组合。

在主流文化和市场文化的边缘,我们还可以见到精致的精英文化,它仍保持着自己的高贵品格和对主流文化、市场文化的批判精神,但它的地位却由中心走向了边缘。还有日渐衰微少数民族文化和区域性文化,尽管它们的前景并不乐观,它们却与精英文化、主流文化、市场文化、传统文化、现代文化,甚至西方文化一起构成了当代中国文化生态的多元化格局。针对这一文化生态格局,未来中国文化政策的制定应遵循一种全球化文化生态战略,即把文化的各种形态看成一个生态系统,现代政府的文化政策的重要策略目的是:“1.保护‘濒危物种endangered species)的生存权;2.促进某一种被认为可育的(desirable)物种的广泛生长;3.抑制某些过渡繁衍、危害其它物种生存的物种;4.用干预和调节的手段,维持生态的结构平衡和良性竞争。”[5]与之对应,政府干预文化的四种策略就是保护策略、促进策略、抑制策略、调节策略。在现阶段,我们在继续坚持主流文化的同时,应对市场文化进行有效抑制,对民族文化、区域文化进行适当的保护,对精英文化、学院文化实行促进政策,对大众文化、前卫艺术和西方文化则采用调节的策略,以达到社会主义文化生态的综合平衡。

 

 

注释

 

[1] [] 弗朗索瓦•佩鲁.新发展观[M].张宁、丰子义译.北京:华夏出版社,1987. 165166.

[2] 李宗桂.中国文化概论[M].广州:中山大学出版社.1988. 348363.

[3] 孟繁华.众神狂欢——当代中国的文化冲突问题[M]. 北京:今日中国出版社1997. 21.

[4] 孟繁华.众神狂欢——当代中国的文化冲突问题[M]. 北京:今日中国出版社1997. 26.

[5] 杨宏海等.要有一种文化生态学的眼光[N].中国文化报(北京).2000.1.6.

 

 

 (原载《中国文化月刊》(台湾台中)第288期,2004年12月出版)

 

第288期
  评论这张
 
阅读(4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