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在路上……

朱人求的博客

 
 
 

日志

 
 

失去的灵魂,当代中国学术话语中的儒学  

2009-08-26 17:21:05|  分类: 哲学论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自链接:      http://www.yeeyan.com/articles/view/65532/29840?orgin=index

 

           失去的灵魂,当代中国学术话语中的儒学

 

      约翰 马克哈姆,失去的灵魂,当代中国学术话语中的儒学,剑桥,哈佛大学出版社,2008,397页

     

历史学家余英时,为了描述当代儒学在语境中的转变和被抛弃的但和传统相连的实际语言素材的命运,他用了漂泊的灵魂(幽魂)这样一个隐寓,同时自问道“幽魂”是否有一天能转世再生。约翰 马克哈姆在极其他完备的专题著作中对从中国的开放开始的“幽魂”漂移,和当代儒学学术话语多样化展现出极大兴趣。

这部作品有397页,由导言,被分为4部分的14个章节,结语,参考书目和索引组成。

第一部分(一到四章)呈现所有目前的争论历史图景。约翰 马克哈姆首先提出《儒家资本主义》的论题,新加坡的八十年代可以作为佐证,为中国大陆的儒学思潮可能的大复兴贡献甚多。他强调了一个学者-杜维明(哈佛大学哲学家、教授)的角色,他为了重塑儒学在大陆思想界中心的地位的计划由以下几个部分组成:首先是输出(新加坡、美国等等),这样的输出是为了再输入。如果共产主义政权再80年代末期能够提供讨论儒学的学术空间,然而马克哈姆认为“儒家资本主义”的论题有时已经被实际中研究所支持,从那个年代起,把儒学归入到他的哲学体系是站不住脚的。后面部分对90年代中国儒学研究的发端做了迅速的回顾,并和在台湾的相同论题的研究做了交流。

       在第二部分(五到七章),约翰 马克哈姆对知识分子的在儒学和中国文化关系的思维方式很感兴趣。他突出了一种特别的癖好,对中国文化和儒学一致性做了比较,并区分了在传统中的正面积极的元素和负面消极的元素。随后,他特地研究了两位知识分子的案例,郭启勇和郑家栋,据约翰的研究,他们对在学术界形成了儒家思想中一种被称为“愉悦的理解”作出了很大贡献(147页)。最后,他研究了当代对在古时被称为“道统”的主张的争论,道统在道的转变中反过来回到本源,在中国传统文化的本质概念中,这有可能是滋生看似有理的民族主义的土壤。

     第三部分,也许是全书最充实的部分,推翻了与前部分呈现出的观点达成的某种共识。本部分着力于一种观点,这种观点在一种完全不同的层面上提出了现世的儒学正统观点。本部分由分析一位台湾学者-林安梧的思想开始,林安梧赞同“批判儒学”,批判儒学致力于超越当代儒学思想家牟宗三(1909-1995)的形而上学道德论,为此,转向与马克思主义达成某种一致。而马克哈姆认为林陷入了牟的思维定式的陷阱中。而后作者把注意力转向某些大陆的儒学学者对官方在推行他们的教育中扮演的角色(官方的角色)的思考,这可以把他们在60年代台湾的中国文化复兴运动作精彩的对比。随着技术的飞速发展,马克哈姆生动地指出了与近来考古学发现的古代手稿(马王堆、定县或者郭店)相关的现实争论(正统文化和民族主义文化)的重要性。最后,他回到了关于儒学和其他正统文化如马克思主义之间关系的问题上来,同时明确提出了儒学和马克思主义融合的问题。

       在作品最后一部分,马克哈姆关心当今儒学教育以及儒学推广的可能性的问题。一种偏离了学术世界狂热的观点形成本部分开头。第一章呈现了江青的某些观点,江是民族主义文化和政治儒学的鼓吹者,一小部分知识分子和某些高级官员支持她。随后,马克哈姆分析了70年代末开始关于儒学和宗教的争论。他在不同角度的精确的分析导出了香港儒学学术界在促进宗教和政治儒学在大陆的推广的情况。最后一章从三个例子介绍了儒学价值的传播:促进传统道德,重温经典、理想的意义,树立儒学大家。

       我们不能仅仅只对约翰 马克哈姆的的巨大的文字工作和分析心怀敬意,而这些工作全靠作者对中国的开放之后的儒家学术的情况有着详尽的了解。随着这部作品,我们深入浅出的理解那些奥妙的问题,而作者本人专注于清晰的阐明不同人物的历史地位以及潜在的得失。尽管有时候主题有些专业,马克哈姆并不想说教,而是在每章末尾临时的再次申明他的主要观点,或者如有必要时,给出让不太明白的读着更好地理解上下文的信息(例如,给出了牟宗三的哲学思想的附录)。而且,大量的中文摘要,精巧的翻译和评论,让我们直接地领略了不同观点的价值所在。

        马克哈姆的意图在于总体的信服力。学术上反对者的角色得到体现。厘清所有的观点的历史和它们的来龙去脉的同时,他说明了通过具有在学术界传播的能力而流传的思想很简单,(这种思想我们可以说她是比陈词滥调和空洞口号更加有意义)。而且,我们不能赞同他把当代儒学争论和民族文化结合起来,而不是把这样的争论和国家的民族主义结合起来。但是所有的这样对于民族主义的关系,即使这种因素的影响是真实的,我们宁愿去抑制它。

        这部关于当代知识分子的争论的作品,也许它的一项不足在于它把对于儒学这个问题非专业化的评论(我们可以看到诸如刘晓峰和秦辉这样的作者)边缘化了。目前,我们可以看到一种在过去几年中越来越普遍的现象。在社会上,为了民族研究的这种发展与一种广泛的利益相呼应,这种呼应引出了某些马克哈姆提出的其他形式,例如古典文学。但是以上这些评注丝毫没有贬低这部作品价值的意思。“失去的灵魂”形成了理解后毛时代中国儒学的回归的精确源泉。约翰 马克哈姆为我们提供了迄今为止一部重要的作品。

      转自链接:      http://www.yeeyan.com/articles/view/65532/29840?orgin=index

  评论这张
 
阅读(1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